主页 > 281199.com >
第222章 丢人了
发布日期:2019-09-20 00:23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而不是搞内容搬运。还是2400万像素 佳能亲民微单EOS M200曝。从湛王府回来,走入寝宫,龙卫现身,禀报,“皇上,凤卫已覆灭,无一生还。”

  凤卫,对太后,皇后绝对忠心的人。皇上如何会喜?现太后出事,凤卫护主不力,罪名成立。如此,没有存在的必要了。

  殿外,李公公顾不得太多,瘫坐在寝殿一角,极致的紧张之后,当危机解除,浑身无力,虚脱!

  朝代更替,新帝登基,第一个要死的就是他这老公公。谁让他是皇上的心腹呢。

  眼看皇上被揍得鼻青脸肿,湛王被打的眼睛更肿。打的天都快变了,他都快尿裤子了,两个主子却忽然收手,携手去喝茶了!

  幸而,就算快吓尿了,也没忘记自己的身份。不然……他当时真想过去抽他们两耳巴子。

  这一污点是皇家的,可皇上却必定会把它潜移默化到庄家的身上来。谁让太后是庄家女呢!如此……

  安慰皇上的言词,很动听。算一功劳,本换得可留王府三天的时间。可现在……

  “是吗?我还以为是在我说完,对云珟也能下去手时,你随着着手开始准备的。”

  云陌看到了,自然无视了,转眸看了云珟一眼,“你呢?有没有给你祖母准备东西?”

  云陌听了,点头,“你也有心了……”说着微顿,看着湛王,静默了一会儿,悠悠道,“你不会是把我那男妃给送过去了吧?”

  湛王没说话,容倾垂首,往湛王身后靠了靠,头抵在他背上,完全遮住自己小脸,包括脸上表情。

  “极好,还得一妃,我也算没白来。”说着,看着湛王,风轻云淡道,“我这一走,不知何时才能得见。离开之前,叔叔有句话想跟你说……”话未完,被打断。

  云陌话出,凛五脚步凌乱了一下,嘴角微抽。陌皇爷会被揍,果然是有一定理由的。不过,他真的不想听,哪怕是好奇死。

  “容倾刚动手,云珟眼睛即刻就绿了,凶狠的不像人。所以,我就出声打断了一下。不然,就容九那小身板……”话未完,掌风背后袭来。云陌闪身避开,转身,衣抉飘飘,看着湛王阴沉的面容,嘴角扬起一抹浅笑。

  云陌离开视线,湛王回屋,刚坐下,一个小指落在他胸口,左点点,右戳戳。手不闲着,眼睛盯着他。

  湛王听了,好一会儿没说话,眼看容倾小手越发不老实,伸手,轻而易举把她拎到腿上,声音沉沉,“身体好了?”

  “那就老实点儿。”说着把她手拉下。身体还没完全好,就敢四处点火,皮痒!

  湛王不让她动,她就不动。身体不动,却很是好奇。看着湛王,认真道,“相公,床底之间的事儿,你是什么感觉呀?”

  一片香艳,随着在湛王脑中炸开。那蚀骨的酥麻全部被记起,想的身体发疼,隐忍的欲望,此时完全被挑起,汹涌猛烈,压抑,手却不受控制,揽着容倾腰身的手,不觉重了几分。

  容倾想了一下道,“不记得那种感觉了。不过……洞房时,你咣当结束时的感觉,我倒是还记得。”

  听言,湛王手顿了顿,眼里溢出点点嗔怒。该记得的不记得,不该记得,偏偏没忘。

  看着湛王黑脸儿,容倾轻轻一笑,随着低头,在湛王喉结上亲了一下,移开看那上下滑动的喉结,“你的反应,我也记得。”

  湛王盯着她,身体紧绷的厉害,不想失控,就应该制止她,理智如此,可嘴巴却先一步,“除了这里,还记得哪里?”

  自然流露的迷惑,小女人的柔美,女儿家的纯真,自然的融合,化身为妖,却还无所觉。

  画面一转,身上微沉,一个暗哑的声音入耳,带着重重的灼热,气息不稳,“我会轻点儿!”

  他会轻点儿!对这话,容倾本不怀疑,柔顺的抱住他脖颈,很是配合。可事后……

  湛王用体力和事实告诉她,男人在床上的话真是不能相信。湛大王爷对她确实已体贴了许多,可这不包括在床上。想他怜香惜玉,要求还是太高了。

  听到湛王那沉暗的声音,青苏快步走进屋内,闻到屋内气味儿,眼帘微动,眼底极快的划过什么。无需多问,病情差不多清楚了。

  青苏低着头离开,湛王在床边坐下,看着容倾刚有起色的小脸儿,再次染上雪白。湛王面皮发紧,垂眸,再看看自己认仍未得到纾解的身体……该忍着的!

  湛王的‘轻点’让她眼前直犯黑,眼泪差点出来。这也就罢了,而后,她只是眩晕了一下,他又心急火燎的把医女都叫来了。

  湛大王爷该体贴,该忍着的时候,他失控了。然后,在不该体贴的时候,他又怜香惜玉了一把。这一探脉,还有这屋里的气味儿……

  容倾头往被子里缩了缩,丢人的感觉找到了。还有,湛大王爷技术没见长,时间又见长了。极好!有个分外持久的相公,这应该是她的福气。不过……

  在身体未完全恢复之前,对床底之间的事儿,那感觉,她还是先别那么好奇了。

  一夜过去,董清涟未找到,董冈也未被放回,仍被关在宗人府。而皇上,也还未开口。

  丈夫的事儿已是火烧眉毛,够让人心焦。现在女儿又突然失踪不见了。董夫人已经快崩溃了。

  董夫人听了,眉头皱的越发紧了,在屋内来回走动,最后实在等不得,直接去了前院,不停张望。

  往日无事时,感觉身边人挺多。可现在真正遇到事儿了,恍然发觉,竟然连个商量的人都没有。

  别人暂且不说,就连她的娘家人,此时也全部都缩了起来。她大哥,竟还直接派人过来说;让她不要回娘家,也别指望他们。这事儿,他们帮不了,也不敢帮。

  看着董夫人脸上的焦灼,还有担心,董辉脸色阴沉,一言不发,越过她,往屋内走去。

  董夫人看此,心里越发不安,转头看向一边小厮,“少爷怎么了?是不是又出什么事儿了?”

  董夫人听言,急声道,“若是没癔症,那她跑出府做什么?她一个女儿家,身体又不好,出去遇到恶人该怎么……”

  “皇上还未发落。可是……”董辉看着董夫人冷冷道,“不管皇上给父亲定什么罪。董清涟都一定会死。”

  “错不在她?呵……”董辉冷笑,“若非她,父亲又怎么会出事儿?还有董家,又怎么会落到如此难堪的境地?”

  “害了父亲,毁了董家的。不是其他任何人,就是董清涟。她就是那个罪魁祸首。”

  “出卖湛王妃,惹怒湛王,装疯卖傻,试图躲过。现在看父亲出事,眼见大事不好,她一言不发干脆潜逃出走。留下我们,等着被皇上发落,被湛王迁怒。这就是你宠爱的好女儿,我疼爱的?=/谩!倍运底牛鸱浚倌蜒挂帧?br/

  董夫人脚下微晃,不由想起董冈曾经说过的话,还有他三番两次,重复询问过的一个问题。

  想此,董夫人眼前阵阵发黑,随着瘫坐在地上,“不……不可能,这不可能!”

  “事实就摆在眼前,还有什么不可能的。董清涟这样一逃,我们就成了包庇她的人。如此,在湛王面前,我们无论说什么,都变成了狡辩。”

  一家人,董清涟装疯,他们没察觉到。董清涟逃走,他们又不知道?呵……这话说出去,董辉自己都感觉可笑。

  董辉冷硬道,“我也去问了守门的小厮,董清涟跟他说:要去看看父亲,要他们绝对不要告诉我们。并威胁他,若是敢多言,就杖毙了她。”

  “还有她屋内的丫头,也都被她赶了出去。说:她要睡觉,若是谁敢进来打搅,她就打死谁。”说到这里,董辉嗤笑,“这样,娘还要说她是真癔症吗?”。

  看着董夫人,董辉心里有些不忍,可更多的却是无力,“一会儿我就去湛王府,求见湛王,向他请罪。”

  董辉点头,“希望王爷能够见我,给我个请罪的机会。”说完,大步走了出去。

  董夫人跌跌撞撞追出去,董辉已走远。看着儿子的背影,董夫人坐在门槛上,低泣出声,“怎么会这样,怎么会这样……”

  董清涟的聪明伶俐一直是她所骄傲的。可是她也没想到,有一日,自己女儿会把这聪明用到她的身上来。

  “小姐,这是这季的账本,您请看。”一年逾五十出头,长相忠厚朴实的老嬷嬷把手里账本,恭敬的递过去。

  “因为这是小姐理当该待的地方。内室,也是下人不该进的地方,且也是最安全的地方。”

  嬷嬷退下,顾婷抬脚走到内室。进去,看着床上那鼓起的一团,缓步上前。棉被掀开……

  那鼓起的一团,不是何物,赫然是一人。且不是别人,正是董辉苦寻无踪的董清涟。

  《渣王作妃》情节跌宕起伏、扣人心弦,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玄幻小说,笔趣岛转载收集渣王作妃最新章节。

 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,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,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